沪嘉跨城通勤记:大虹桥见证两座“初心”之城越抱越紧

时间:2022-01-21    点击:
        1921年,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开幕,最后一天的会议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游船上举行。2022年的今天,许多平凡的“长三角人” 每天往返于上海与嘉兴之间,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奋斗。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铁路线,汇成了一个点,在这里,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作为一个缩影,见证着两座“初心”之城之间越抱越紧。
 
        时间回到1921年,根据《申报》刊载的沪杭甬路沪杭线行车时刻(1921年7月30日、8月1日、8月3日),从上海北站发出的第一班快车为7点35分,抵达嘉兴站的时间是10点25分,耗时近三小时。如今,根据12306显示的列车时刻,上海虹桥与嘉兴南站之间最快的“复兴号”全程仅需27分钟,是一百年前耗时的六分之一。
        时间上的大幅缩短让空间上的联系也更加紧密,每天往返这两座“初心”之城通勤上下班,已经成为不少“长三角人”的日常。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,以跨城通勤为表征的城际联系愈发紧密。
        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近日发布《2021长三角城市跨城通勤年度报告》,持续三年观察发现,上海与周边城市的跨城通勤联系更加紧密,已经形成了较大规模的跨城通勤“双向奔赴”,城市之间越抱越紧,嘉兴也是上海与周边城市跨城通勤联系的重要方向之一。
        而在2017—2021年间,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的跨城通勤就业规模增长了75.8%,是上海中心城区内跨城通勤规模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。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核心区作为其中跨城通勤就业密度最高的片区,也是2017—2021年间增长规模最大的片区。这说明,核心区是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内跨城通勤的主要集聚地。
        近日,记者就遇到了这样一个群体,他们每天往返于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和嘉兴之间,这一群体的规模随着嘉兴与上海之间联系的日益紧密而逐渐壮大。
        在金小悦企业管理(嘉兴)集团负责人盛静怡看来,如今上海虹桥与嘉兴南站之间的高铁班次已经实现了公交化,十多分钟就有一班高铁,想回嘉兴了就当场在12306APP上购买下一班列车的车票,从上海办公室所在的万科虹桥中心出发,步行到虹桥火车站10分钟左右,到了之后几乎不用等就可以进站上车。说起还有什么需要提升的话,她非常羡慕前不久在沪苏通铁路开通的60次/30天的定期票,这样对于每天往返于上海和嘉兴之间的“长三角人”来说就更加便利了。
        青木工坊进驻虹桥丽宝广场已有三年,他们的工厂开设在嘉兴姚庄镇,属于典型的展示会客在大虹桥,生产制造在长三角的企业。其品牌创始人叶武东表示,大虹桥与嘉兴之间往来非常方便,自驾的话也就一个小时,且并不需要穿过城市中心的拥堵区域,对于企业运营来说节省了时间成本,提高了运转效率。
        潘伟勇也是沪嘉双城通勤群体中的一员,他对记者说:“我家距离嘉兴南站不太远,一般先自驾到嘉兴南站,时间20分钟左右。然后,把车停在嘉兴南站的停车场,乘坐开往上海虹桥站的高铁。在高铁上一般也就半小时,有时候会小憩,有时候也会打开笔记本处理一下工作,从嘉兴的家门口到大虹桥的公司门口,一小时出头。” 近期,偶尔零星爆发的疫情也并没有阻碍潘伟勇日常的通勤,他常常选择自驾往来,从申嘉湖高速转嘉闵高架往来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也十分方便。同时,他认为上海的防疫措施做得很充分,各个关口均有严密、有序的常态化防控,偶尔爆发排查工作也非常迅速,相对更加安全。
        陈莺是一名企业品牌中心负责人,她对记者说:“我们作为起步于嘉兴的企业,2021年7月起接连在上海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核心区开出4家分店。实际上,从2020年下半年就开始,我就常常往返于上海和嘉兴两地之间,白天在虹桥工作,晚上回到嘉兴。如今,有越来越多的嘉兴市民乘坐高铁往来上海上班。” 
        同样往返双城的还有戴丽丽,她在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遇到过嘉兴同小区居住的邻居在此工作,还有很多嘉兴的朋友也选择来大虹桥工作,这里机会更多,发展空间更广阔,大家都觉得大虹桥挺方便的。
        近年来,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与周边城市通过一条条不断连通的“路”、一个个不断叠加的“圈”、一张张不断织就的“网”,紧密联通的背后是打破行政藩篱、实现要素自由流动的创新探索,是地缘相近、人缘相亲,地域隔阂不断打破的心灵契合,而上海与嘉兴这两座“初心”之城之间,也越抱越紧。
        “我们起步于嘉兴,将以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为新起点,不断提升品牌在长三角市场的影响力。”盛静怡满怀信心。








        【来源:上海虹桥 】
 
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